• 为民务实清廉的典范——周恩来 2018-03-28
  • 鹿邑县普通话水平测试站测试工作正式启动 2018-03-28
  • 周末郑州5项目开盘 华南城中园去化100% 2018-03-28
  • 建立长效机制 让“南宁蓝”成为市民的生态之福 2018-03-28
  • 中国安防认证中心发布具备识读外国人永久居留证功能居民身份证阅读机具产品名录 2018-03-28
  • “在韩中国访问学者联谊会”成立 2018-03-28
  • 【保研人物】蒋剑英:虽是成功,亦有遗憾 2018-03-28
  • 女警察被家暴12年后拿到人身保护令 准备离婚 2018-03-28
  • 【HP 1020plus】报价 2018-03-28
  • 大学老师用诗给学生上数学课 网友:真文艺大学老师-教育时讯 2018-03-28
  • “我对中国治理模式很钦佩” 2018-03-28
  • 俄罗斯匕首高超音速导弹发射成功 能够毁伤航母 2018-03-28
  • 刘德华女儿今年入小学 舍弃国际学校将就读传统名校 2018-03-28
  • 景区管理热点多发 安保机制遭受质疑 2018-03-28
  • 【两会微视频】惬意!乘高铁 听报告 瞰河北 2018-03-28
  • 第278章 你说过你爱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到了五月初。?随?梦?小说?。譿W.suimeng.lā

        霍氏集团大厦前,停下一辆名贵黑车。

        后座车门推开,戴墨镜的高挑女人从里面出来,黑色的宽帽檐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

        她穿一身剪裁得体的米白色修身西装,上身西装外套短小合身,下面搭配的西装裤修长笔直,包裹住匀称的双腿,脚上配了双红底黑皮的细高跟。

        优雅中多出几分干练。

        女人走路的仪态非常优雅,细长的天鹅颈弧度优美,引来门口不少职员的侧目,小声议论她的穿着打扮,声音里全是艳羡惊叹。

        上官婧恍若未闻,提步进了大堂。

        涂着香槟色甲油的手指抬起,她摘下了头顶的帽子,拎在手里,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封姜黄色的密封袋。

        前台小姐被她的气质吸引,却没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请问小姐,您找谁?”

        上官婧抬了抬脸上墨镜,露在外面的大红唇勾起些微弧度,笑得极为淡雅好看,“我找霍锖?!?br />
        “霍……霍总?”前台小姐微笑道,“不好意思,请问您有预约吗?没有的话,暂时见不到我们霍总?!?br />
        “没有预约?!鄙瞎冁盒ψ潘?,摘下了脸上的墨镜,“不过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他?!?br />
        “夫、夫人?!”前台小姐自然认识这张脸,霍总的妻子,霍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两人的盛世婚礼轰动了好几天。

        不等前台回复,上官婧悠然转身,走进专属电梯,直上顶楼。

        前台小姐沉浸于上官婧的美貌,好半晌才回过神,慌忙拿起座机给霍总的助理打电话汇报情况。

        然而,助理刚挂断电话,专属电梯的门就朝两边打开,一身白西装的上官婧从里面走出来。

        墨镜重新戴在脸上,正红色的唇娇艳迷人。

        助理脸色大变,连忙冲过去迎接,“总裁夫人,您过来了?”

        “嗯?!鄙瞎冁旱阃?,“霍锖在办公室吗?我找他?!?br />
        “在,在,在?!敝淼谋砬楸浠枚嗖?,一只手臂横档在上官婧的面前,纠结道,“少、少夫人,您稍等,我进去通知一声?!?br />
        他手臂虽拦住了上官婧的去路,碍于她的身份,不敢真的拦截,只得不停地跟着她的脚步往后退。

        “通知?为什么?”上官婧取下墨镜,莹亮的眸子如秋水般润泽,轻笑着问,“他有客户?”

        现在是上午九点一刻,刚过上班时间一刻钟,哪个客户会来得这么早?

        助理低垂眼睑,不敢与上官婧对视,“不、不是客户……”

        上官婧站在办公室外,手握住冰凉的玻璃制扶手,像握着一块冰,轻轻推开一条缝,里面的声音便从这一条三指宽的缝隙传出来。

        “霍爷~,讨厌,你抓疼人家了……啊?!迸私棵牡纳裟宓媚芘〕鏊?。

        听着声音,脑海中便自动浮现出火辣香艳的画面。

        助理露出个万般无奈的表情,自动后退一步,不去看上官婧的表情。不管她是心伤还是觉得难堪,都不是他这个小助理该关注的事。

        上官婧保持着手握扶手的姿势,一动不动,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下降至零度,冻结成冰。

        她没有勇气推开一整扇门,也不甘心若无其事地关上门。

        里面没了女人的说话声,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娇吟,像一支夜间靡丽的艳曲。

        上官婧的脚下伸了根,扎在原地,手指捏得惨白,化了妆的精致面容也掩不住底下苍白无血的颜色。

        过了许久,她做足了心理准备,将全身的力气积攒在一只手上,缓慢地,推开了玻璃门。

        第一次,感觉一扇门有千斤重,差点将她生生地抵回去。

        开门的声音几近于无,里面的两人浑然未觉。

        上官婧紧紧抿住唇瓣,牙齿甚至咬住下嘴唇一小块肉,用疼痛刺激自己冷静下来。

        身材姣好的女人背对她坐在深黑色的办公桌上,大腿上雪白的肌肤与沉沉浓黑形成极致映衬,显得肌肤欺霜赛雪。

        一件白衬衫松垮垮搭在身上,露出香艳的雪肩,她两手撑在身侧,手边是一件黑色蕾丝文胸。

        霍锖呢,霍锖就站在女人身前,脸埋在女人肩颈处。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他小半边脸,他双眸紧闭,眼梢挑起张扬的弧度,轻易可判断出他此刻应该相当愉悦。

        男人一只手扣在女人的后腰上,用力搓摩,引来女人更加放浪的叫声。

        那声音,像铁锹打磨沙子一样刺耳,像蚂蚁钻进耳朵里一样难受,像拿针刺进心脏一样难忍。

        “霍锖……”上官婧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唤了声。

        “??!有人?!迸司攀Т氲募饨邢炱?,双手拉拢身前的衣服。

        霍锖正在兴头上,冷不丁被人打断,狭长的眼眸遽然挑起危险的弧度,待他看清站在门边的人是上官婧,怔忡了片刻,低声吩咐面前的女人,“出去?!?br />
        女人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手忙脚乱地抓起桌上的文胸,顾不得穿上,胡乱将西装外套裹在衬衫外面。

        从桌上跳下来的时候腿软摔了一下,她手撑在桌边,涂着鲜红指甲油的脚勾住高跟鞋,穿了进去。

        女人临走前,还不忘打量了一眼上官婧,施施然离开了办公室。

        霍锖看着紧闭双眸的上官婧,唇角微勾,轻嗤一声,俯首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衬衫,紧了紧皮带。

        “找我什么事?”他随手将桌上散乱的文件码好,坐在真皮沙发椅上。

        兴致中断,他有丝丝暴躁,从抽屉里摸出一盒烟,点燃了一根,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上官婧睁开了眼睛,看向办公桌后的俊朗男人。

        眉宇间笼着阴沉,双目深邃,眯着眼睛时分外有震慑力,像极了睥睨天下的一方霸主。

        她很想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

        今早他们才做过不是吗?

        他还用指尖刮着她的脸颊说,喜欢她脸红的样子,说她脸颊的颜色像白玉瓶中的一支玫瑰花。

        为什么他转身就能跟别的女人做同样的事。

        她以为婚后的他会收敛的,以为她能用爱感化他,以为他就算一开始为了她身后的势力,也能在将来某一天真正爱上她。爱上上官婧这个女人,而不是这个女人背后的权势。

        可他为什么要这样?

        上官婧眨眨眼,一滴泪挂在眼角。

        霍锖脸色微沉,却在一秒钟敛于无形,他掐灭了烟蒂,站起身走过去,抱住她,“怎么了?不至于这样,我没跟她做?!?br />
        单纯**而已,确实没做。

        脑中总浮现那张生机灵动的脸,对其他女人没什么兴致,早上跟上官婧恩爱时,他仅仅是泻火,没觉得享受。

        上官婧用力抱住他的腰,手中的帽子,墨镜,文件袋通通掉在地上,“为什么?不找那些女人不行吗?只有我一个人不行吗?你说过你爱我的?;麸?,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你不会明白……我有多爱你?!?br />
        她终于还是没办法伪装高贵端庄的面具,除去身份,她只是一个爱着他的女人,脆弱、敏感。

        她抱住霍锖,低低地抽泣。

        “以后不会了?!被麸好嫖薇砬榈厮?,稍微推开她,替她擦干净了泪水,“别哭了,找我什么事?十点有个会要开?!?br />
        上官婧望着他,很想告诉他,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拥抱,鼻端萦绕的全是别的女人的香水味。

        “先坐吧?!被麸豪潘叩缴撤⒈呱?,转身给她接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

        上官婧捧着水杯,不知要惩罚他,还是惩罚自己,执拗地问,“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要和那个女人一起?;?,你结婚了?!?br />
        霍锖挑眉,双手插在裤兜里,“我是男人?!?br />
        他心里很清楚,上官婧喜欢他,就算他做了什么,她也不会捅到上官家那些人面前,他不用顾忌。

        “我不行吗?”上官婧闭了下眼睛,干涸的眼眶流下一滴泪,她抓住他的衣摆,仰起头,“你想了,找我不行吗?”

        霍锖摸出一根烟,叼在嘴角,显然不想跟女人谈论这种话题,“说正事吧?!?br />
        她不是心血来潮会来公司查岗的女人,找他肯定有别的事。

        目光触及地上的文件袋,他抬步走了过去。上官婧的手从他衣摆滑落,垂在身侧。

        霍锖捡起密封袋,看到封口的蜡封已经被人撕开过,瞳孔缩了缩,从里面抽出文件。他看着看着,漆黑的眼眸泛出类似狼视猎物的亮光。

        “你上次叮嘱我的事,我让我爸查到了?!鄙瞎冁禾帜ㄈダ崴?,“一定要这样吗?”

        “你看过了?!被麸鹤碇笔铀?,语调肯定。

        上官婧勉强牵动着嘴角,抿出一个难看的笑,“我爸给我的文件,我不能看吗?”

        霍锖直言,“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以后别管了?!?br />
        “霍,你和上官家中间夹着一个我,你需要用到上官家的时候,永远不可能称之为男人之间的事?!鄙瞎冁旱?,“我爸做的一切,都因为我是他女儿,这是我要求他的事,他疼爱我,所以无法拒绝?!?br />
        霍锖克制着不悦,坐回办公桌后,把文件放进抽屉,锁上。

        “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打压宫家吗?”上官婧不死心地问。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网上兼职工作流程 www.dfc757.clu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上兼职工作流程 www.dfc757.club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